扶月

晓看天色暮看云。

#鼠猫# #白爷自述[伪]#


“白爷我的心悦之人啊——”
“他没有多么不凡的出身,身处官场的淤泥中,有太多的不得已。但他如松柏般高洁,双目清明,对视时能看到万千星辰在他的眸中。”
“他没有多么出众的相貌,不比大家公子的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但他有剑眉星目,面容俊朗,眉宇间流露出的英气无法掩盖。”
“他有江湖人的侠气,亦有文人的温文儒雅。他有时候铁面无私,又对苦命之人体贴入微悉心照拂。”
“他有他的坚守,有他的不屑,有拼死保护的人。他也温柔似水,有同凡夫俗子相去无差的情。他恨极了世上所有的奸邪之人,也同情极了人间所有的艰辛。”
“他就是这么一个不肯给自己轻松的人。”
“于情我爱唤他猫儿,不是为万岁爷给他封的封号,而是他怒发冲冠时活脱脱像只炸了毛的猫儿。”
“于理我更爱他做那个潇洒的南侠,他可以从束缚中解脱,他的功夫他的侠肝义胆连白爷我有时都自愧不如。”
“他是皑皑白雪,也是傲骨寒梅。”
“他没有多么厚重的温暖,我便给他温暖。他有那么多无可奈何,我便替他处理这些无可奈何。他既在官场做官,我便以挚友的身份陪着他。倘若有一天他愿卸甲返乡,我便以伴侣的身份陪着他。”
“这绝非一时兴起,我想要长久一点,甚至更长久一点——这一辈子,下辈子,乃至生生世世。接近他时我如履薄冰,如树梢头的落雪,或是凝在花蕊的露水,几乎摇摇欲坠。因而我不要燥进,不要惊动,我不唤醒他,我等他自己情愿。”*
“这世间本就是各人下雪,各人有各人的隐忍和皎洁。”
“但我与他殊途同归。”

*改自白先勇

评论(5)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