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月

晓看天色暮看云。

太棒了吧!!!!!

艾赭字:

拨开暮霭,拾得寒星。

  读了七鸠太太的《屈原种植》,心情热胀难捺,斗胆配图了。也算以比较感性的方式录下我的读后感。
  希望大家读读她如何在冷峻荒诞的情境下重树一种光辉,如何挖掘出寒洌星光的温度。

  评论区的讨论也震颤我双眼——我是一个自觉亚文化身份和(孱弱的)文化身份矛盾深重的人,这个故事、这些话把我向这个问题又推进一步。关于对诗人的揣测是否"恶意",我能想到的一个标准是:我们谈论他和他的爱时,是否基于他是一个灵肉完全、不容亵渎和解构的  人。读古书时见文不见人,我曾以为这是我的一种心灵残疾。但是近来我发现,这也许是一种可以医治的残疾。

捂脸艾特 @七鸠 并发出迷妹暴风哭泣

噢 对了,离骚书法是网源素材,我知道隶书时代错位了555……作者是[元]吴叡。

评论

热度(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