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月

晓看天色暮看云。

关于 亚索师父和塔莉垭

那么是之前的那个脑洞×一点点后续23333

塔莉垭这个女孩子也在成长吧 毕竟设定是像中世纪时封杀巫术的设定,突然发现自己的不一样还是有点介意。但是还是很坚强w

喜欢小麻雀的客官食用愉快呀w

脑洞2×

已经入冬了。

这些日子以来我和师父一路向北,如今到了一座不知名的山里。

“真冷呀。”一夜醒来,山麓已经被连夜下的大雪覆盖。清早的阳光照在雪地上,四周白茫茫一片,白雪闪闪发亮,反射出来的光使我视野明亮了不少。

我穿上厚重的袍子,身上却并没有觉得暖和多少。这座山的高度并不低,我吸入冰冷的空气,不断呼出的热气在空中凝结成水汽,然后消失。

现在我跟师父住在杉树林中猎人搭建的小木屋里。师父说这最早是附近城镇的猎人夏天进山狩猎时搭筑的,而冬天猎人离开以后,这里就是过往的旅人临时歇息的地方。

当然,即使如此,在深冬里也不会有什么人进山。

壁炉里的火已经快要熄灭了,师父一大早就不知道去了哪里。等待之余,我百无聊赖地捏起了雪球。在我的记忆里,这样真的把雪捧在手里还是第一次。冰雪冻得我的手冰凉,而我任凭这寒意侵入我的皮肤,却不舍得撒手。

我把揉好的雪球小心地拿在手里,环顾四周,看准了一棵树丢了出去,然而最后雪球落下的位置离我的目标差了老远。

“啧。”我不甘心地嘟囔一声,重新捏了几个雪球朝树干丢去,却还是同样的结果。我泄愤一般地跺跺脚,把脚下的积雪踢到了别处,稍显贫瘠的土壤裸露出来。

我突然想起了一路上让我担忧不已的魔法。师父说我必须长时间地练习才能完全掌控这个力量,不过一路上跟师父在一起,我再没有用过它。

不如试一下好了。

我拾起一块小石子塞入雪球中,握住雪球,我发现自己竟然能透过雪感知到石子的存在。用力掷出雪球的同时,我在心里想象出雪球砸在树干上的路线,然后伸出手对着抛出的雪球一挥。

雪球准确地击中了树干。同时,我感到一股热流从我的身体里流向指尖,然后又彻底消散去了。

也许我已经可以控制一点这个魔法了。一种巨大的成就感涌上着我心头,带着这样的想法,我开始寻找下一个目标。而这时,我发现了一只雪兔。

它警惕地竖着耳朵,时不时转一下脑袋,似乎是在探听四周的动静确认是否安全。

看来今天该吃兔子肉了。

我一点点靠近它,直到挪到一个我自信能控制魔法的距离,然后对着兔子的位置伸出手在空中一抓——

什么也没有发生。

我又试了几次,一次次想象沙石竖起的样子,但本应该感受到的魔力每每还没有流动到我指尖释放出来就已经消失了。

也许是魔力耗尽了。我有些泄气地打算转身回去,然而在那一瞬间,我感到自己全身的力量突然汇聚到了一起,然后以我的双腿为引索,全部流入了大地。

我感觉自己如同断了线的木偶,突然间丧失了力气和方向感,仿佛瞬间有一股力量死死压迫着我的身体,我一下子跪坐到地上。这时我看到吸收了我魔法的地面抬起一堵巨墙压向我,但我已经没有力气再躲开了。

这时我感到一阵风从我的身侧旋过,然后一个人闪到我身前替我挡住了石墙。我的魔法并没有持续太久,失去了我法力支持的石墙再次化作无数沙石散落下来,悉数砸在他展开的风墙上。

“师父!”惊魂未定的我看着身前高大的人,声音颤抖着眼泪几乎要夺眶而出。

“已经没事了。”他一只手持刀,一只手托着我的背把我扶了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我控制不了它就算了,既然是我的能力,它为什么会反过来伤害我?!”

“魔法失控,偏偏你的能力是控制岩石,就会这样。”

“如果是这样我宁愿不要它!”

“天意不可违。”

师父把刀收在腰侧背对我蹲下来,简短地说了两个字:“过来。”

“什么?”

“回去了,我背你。”

我轻轻把师父高高束起的长发移到一侧,胳膊搭在他的肩膀上,这时候我注意到他手里不知何时多出来的一团白色的东西。

那是我先前看到的雪兔。

“师父,你这是——”

“午餐。”他背起我朝木屋返回,不再说话。

评论(8)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