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月

晓看天色暮看云。

亚索与塔莉垭 日常一点后续。

唔 算是一点私心吧,就是打游戏的时候看到塔莉垭跳舞就觉得她好可爱,然后就想写qwq
麻雀的舞蹈我是写的很开心的,但是感觉有点迷之冰雪奇缘女皇的既视感[?]×
感谢同样喜欢着小麻雀的大家w


脑洞3×

“你要保证自己心无旁骛。”

远山隐约吐露着乳白,淡淡的浮云依稀在远空流动,一抹绯红已经爬上来了。

我一大早被师父叫醒,不情愿地跟着他练习吐息。师父在我前面,从我的角度看过去,他的身材是那样高大,仿佛能为我遮挡一切。

在我的注视下他慢慢地举臂,握拳,又缓缓挪动脚步,这是一套如行云流水一般的拳法。他的头发随着他的动作轻轻地晃动,偶尔转入我视线的侧脸看起来十分刚毅,他的神情正如远山上的冰雪那般不可动摇,我一时间竟走了神。

“塔莉垭,我告诉过你,心无旁骛。”

师父冷不丁回头发现我正在出神,语气透露出些许不悦来。

“啊,对不起……”

“你跟着试一下。调整呼吸,感受你自己的力量,尝试去引导它,每一次出拳把魔力汇聚到手上。”

我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像师父一样抬臂,握拳,想尽办法去感受那些魔力,但是说真的,我什么都控制不了。我时不时能感受到它的存在,但不出多久它马上又会溃散了,那些魔法是这样的微弱,我甚至来不及尝试做任何引导。

而这时候师父停止了示范,转过身来看我的练习成果,我本就是盯着他的后脑勺,这么一来我的视线瞬间和他的撞到了一起。他的目光一如第一次见时那样锐利,我心里咯噔一下,一股能量随之而起,不受我控制地在地面炸开,一时间大量的沙石掺杂着冰雪全部冲向了师父。

所幸师父毕竟还是我所熟悉的那个剑客,他的反应力和能力足以帮助他抵挡这些攻击。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

“无妨。”师父收起刀,用淡淡的两个字打断了我,他的语气毫无感情波动,我无法得知他的喜怒。

“师父,我真的控制不了……我怕我伤到别人,伤到自己……”

“那么恐惧将会成为你最大的阻力。”

“……”

“想想你的父母,想想你出来的目的。如果这个都做不到,就不要想什么保护了。”

我低着头咬咬嘴唇,看了看手上若隐若现的一块印记,在我施放魔法的时候那里会微微发热,并且发出淡淡的柔和光芒。我想起那一晚我的双脚接触到地面的时候,心里充斥着的那种狂喜之情。

我掏出口袋里带着的石子,这正是遇到师父那晚他递给我的那一枚,一路上我一直带着它。它仿佛是我的护身符,每每我低落的时候似乎都能从它这里得到力量。只要把它握在手里,即使家园再远,也比其余的一切更近。

因为这是家乡的石子。我细细摸着它的纹路,父亲和母亲的面庞在我的脑海浮现。

“我会努力练习的。”我鼓起勇气与师父对视,不卑不亢。

他仍然面无表情地抿着嘴,只是微微点头,到一边席地而坐。一阵凌冽的寒风随着他吹过去,卷起些许积雪。而我静静地感受着魔力的涌动,学着师父的动作练习拳法。

这样大半天下来,我固然累得精疲力尽,不过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我觉得自己体内原本毫无章法的魔力似乎变得有条理了一些,至少在我想使用它的时候我能够稍微凭借自己的意志引导它了。

只不过魔力的多或是少,以及魔法作用的效果,我始终无法完全控制。

当师父发出停止练习的命令的时候,晚霞已经快要被暮色掩盖了。夜色渐浓,天边挂着的寒星正有一下没一下地闪着;通向小屋的树林已是一片漆黑,我无法分清地上的积雪是薄是厚,只好小心翼翼试探着往前进。在前面的师父手里拿着我再三要求制作的灯笼,此时它正幽幽地照着我们脚下的路。

回到住处,师父点起壁炉,我们稍作休息便开始准备晚餐。我为自己今天取得的进步欣喜不已,同时为终于能够得到满足的肚子感到高兴,太阳还没落山它就已经在向我抗议了。

晚餐是前两天我和师父抓到的动物,还有我们用动物皮毛从附近的镇上换来的面包。

然后是风卷残云。

吃过晚饭,月光从窗子探入屋内,在地板上映出屋前杉树的轮廓。我走出屋子,发现月亮已经高高地悬在空中了,今夜恰是满月。

师父坐在屋顶上,我逆着月光而看不清他的脸,只听见悠扬的箫声如风一般飘入我耳朵,然后渐渐地远去,似有若无的余音在树林里回荡。

我想起家里那扇最大的落地窗,每一个月圆之夜,母亲总会拉开平日里将窗子遮得严严实实的帷幕。我从二楼的走廊上望过去,并不浓密的常青藤的遮掩之下,白玉石一般的地面上投下了母亲和窗栏的影子,而窗外的远处,月色盈满了镇子中最高的楼阁。

母亲长久地眺望,然后翩然起舞。她的裙摆随着她的肢体轻轻摆动,她不断地旋转跳跃,如同乘着夜色沐浴月光的仙子,踏月而来,随风而去。父亲说过,母亲是贵族家的女儿,又是远近闻名的舞蹈家,有她参加的舞会永远人满为患。而为了我,母亲居然舍得放弃她的舞曲。

许是兴致使然,我回忆着母亲的动作,开始和着师父的箫声跳了起来。随着我的舞蹈,我感到自己的魔力正源源不断地产生,继而涌向指尖。与之前的感觉不同,这股魔力来得更沉稳,也更平缓,我并没有像之前那样害怕它的存在,而是决定将它施放出来。

在我法力的控制下,些许石子和冰粒围绕着我悬在空中,我伸出手一一触碰它们,而它们发出令人神往的光彩,如同日光照在彩绘玻璃上折射出的光芒。我手上的魔法印记也发出耀眼的光,伴随着我的每一个动作,那些石子和冰粒仿佛被一根看不到的细线牵引着,像一条光带追随着我。

师父的箫声节奏转急,我高高地跃起,当我下降的时候一根石柱从地面升起来,而我稳稳地停在了上面;它还在不断地上升,我不必担心跌倒,因为大地总会将我托举起来。我捧起一粒冰晶,它在我法力的作用下融化成了水,我伸出手接住这些水,在我的手中,树影婆娑,月亮则沉淀在树影之下,倒有些镜中窥月的味道。

不知不觉我已站在一个很高的位置。翘首远望,一条溪水正在月下反射着微光,远山藏在朦朦胧胧的雾气里面,只有一点点轮廓隐约可见。我停止了石柱的上升,抬起头看到明月仍然静静地挂在那里,我从未离月亮这样近过,甚至能将上面的阴影也看得一清二楚,仿佛伸手就能触到。

最后箫声戛然而止,为这场魔法的狂欢划上了句号。

评论(4)

热度(8)